夏南

站错cp专业户

下午醒过来的时候已经四点多了

假期真的让我觉得很自在  整个人完全处于一个很松弛的状态

我不用去想那么多事  

累了就睡觉  心情不好了就睡觉  想起不想想到的人和事就睡觉

好像没有什么是睡一觉解决不了的

也不用定时  不用上闹钟

白天睡多了晚上就睡晚一点

傍晚的光洒进房间里的光影效果蛮微妙的

颠来倒去看了几遍羽生结弦新赛季的新节目

刚诞生的节目有那么点瑕疵   但依旧是美  并且是新的风格

自由滑的选曲称得上宏大

算的上是非常成功的尝试和挑战  而且他看起来真的更加享受花样滑冰本身

期待这两个节目在未来也能变成刷分利器  被他打磨的更加好

看了两集综艺  不得不想要感叹有些人至死都是少年

吴青峰真的不像37岁的人   一点都不像

他好像永远都是个纯粹  天真  与世无争的小孩

不过像何老师说的  他也开始尝试改变  去扮演一个大人

无从评判好坏  反正他永远是他

想吃甜的  疯狂想吃芋圆


念念不忘必有回响
他终于回来了啊   真好
还会有更多的以后的吧

最近过于疲惫了  有一些情绪一些感情怎么也找不到出口  无从发泄  不如写下来吧

这是我第一次如此坦诚这种情感

我和学长认识差不多刚好一年时间了  一年真的足够发生好多事情

说起来碰上我也是他比较倒霉  他是我的班导  在我开学第六天就被他拖到医院打了六个小时点滴   在手机没电的情况下只能和我说话  并且意外的合拍就这样莫名其妙的熟悉起来

之后也是大小毛病不断  不断地跑医院  总是他陪着我

说不清道不明什么时候起开始频繁地约在一起吃饭  谈心  工作  学习

他帮我挑电脑挑相机   手把手教我拍照  带我去很多不一样的地方

也认识了一些他的朋友  结果关系变得超级要好

他偶尔也会指使我跑腿   做事情  不过每次都会被我讹一杯奶茶

他工作的时候我偶尔会陪着他  在沙发上睡觉  或是在旁边学些什么

我工作他基本就只能 以一种过来人的姿态啧啧啧  偶尔也指点我  不过机会不多  因为他懒

开始每天有早晚安  假期的时候偶尔会视频

我在他面前总是超级皮  不过他在我这也不太在意形象

他说我是宝宝不是小孩  因为宝宝比较可爱  小孩有点讨厌

我很会撒娇   他都知道

他答应我很多事情  绝大部分都做得到

昨天是中秋节  和他一起扛着相机去拍了月亮  没有月饼  所以只能分给他牛轧糖

突然想起来过两天就是他生日  去年的时候刚好在练习吉他  就弹了张悬的宝贝给他听  好像他还蛮开心的

我不知道算不算喜欢  其实很早的时候我就坐在他的后座搂着他的腰  用撒娇的口吻告诉我他  我最喜欢你了  他笑的挺开心  说好的呐

他的生日愿望是找个女朋友  挺好的  不过也许我会躲在被子里哭

哈哈哈哈开个玩笑

只是写下来而已  他看不到  应该没关系吧  

看过一条热评  说你给一个人唱宝贝这首歌的时候  肯定也希望那个人有天能把这首歌唱给你听吧

我倒也不一定想要他唱这首歌给我听  希望他可以遇到比我更喜欢他的人吧

不然我就真的要哭啦  哈哈哈其实他唱歌很难听啦

喜欢啊  当然会喜欢他啦  他超级温柔的呀

还真被说着了   这两天心里空空的
时刻都能感到那种不真实  仿佛见到吴青峰人
在人潮中和大家一起为他打call都是一场梦境
我想起很多事   和我有关 和我的喜欢有关
在上海的最后一个晚上   躺在LOFT的小阁楼上
突然想说说自己吧
从小到大  几乎所有的人都会说我是个很乖的人
是这样吗   好像我很习惯按部就班的长大  生活
有关于我的一切都很平淡无奇
爸爸妈妈一度希望我成为那种很酷的女孩子
会剪酷酷的短发  会玩滑板会骑车出去玩 甚至和男孩子打架
可是我却偏偏和他们所期望的反着来了
我永远留着长发  不会甚至害怕很多刺激的事物
因为软弱有的时候会受欺负
不过那也没关系  因为他们某天突然发现我泡的茶和咖啡都蛮好喝的   那样也不错
从小性格不太好  倒也不是传统意义上的不好
好像和谁关系都还不错  但和谁都没有那么亲近
所以很多时候一直到现在我都要花很长的时间
和自己独处
那个时候我还不知道这种感觉可以称之为孤独
小学六年级的时候听了小情歌从此爱的一发不可收拾
吴青峰的声音就这样伴着我走过好多好多年
我还记得我有段时间百般抗拒一个补习班
我讨厌那个自以为是挖苦嘲笑我的老师和一群三观不合的同学  没有任何人能和我说说话  老师讲的我也听不懂 
那个暑假我每天晚上都哭
每天妈妈把我送到那里我都想跑
等她的车离开  我会走到路口想离开
可我从来都没有跑过  我现在路口看着车流
耳机里循环  小宇宙  然后我可以平静下来
像往常一样去上我最讨厌的课
高三的时候不停的背书  一遍又一遍地重复同样的内容
一本历史书被到第八遍的时候再翻开书真的会觉得背的恶心了  难受到想吐
于是晚自习把耳机藏在袖子里靠在耳边
循环苏打绿的歌  然后可以继续心平气和地背书做题  比任何开导安慰都有用的多
还是吴青峰
前桌的男生最喜欢无与伦比的美丽
课间总会轻轻的哼  
初中的时候有篇作文题目叫做片刻组成永恒
我不喜欢音乐节  不喜欢吵吵嚷嚷的尖叫
可我还是去了  只是为了见他  我喜欢了那么久的人
台上的他很温柔  很纯粹  像个小孩一样
比我想象中还要更美好
安可唱了无与伦比的美丽    我的小伙伴没有看见
我在那一片合唱声中泪流满面  泣不成声 
所有的一切都值得了  那些我曾经哭过笑过
眷恋的厌弃的   过去的都放下吧
因为未来还有很多很多的时间可以说好多好多故事
说声谢谢吧  谢谢你  这般温柔地路过我的青春

吴青峰居然,安可了!!!
灯都熄了  都结束了  他突然清唱一句无与伦比的美丽
然后灯光亮起  他自弹自唱了一整首歌  中间还弹错了有点可爱
在听到那首歌的一瞬间我眼泪就下来了 
然后一边跟着唱一边在黑暗里嚎啕大哭
他是我喜欢了那么久的人啊
从小学开始听到初中,高中直到现在
那几分钟我闭上眼睛  所有的回忆像走马灯一样在脑海中浮现
我想起mp3里的小情歌
想起午后靠在操场树下听见广播里吴青峰的声音
想起高三早自习藏在袖子里的耳机
想起无数个睡不着的深夜循环播放的苏打绿
他真的是太过美好的人   当我真正见到他
只觉得他比我想象当中的  还要好

老宅回忆录

我已经很久没有梦到那个地方了

其实在老宅住的时间并不算长  记忆中是老旧的砖和破碎的瓦

我喜欢坐在屋前的不高的石阶上发呆  看云卷云舒

墙边有个石板搭的洗衣台  台下有一根从来也不知道干什么的  满是青苔的圆木

小的时候经常踩着它爬上台子  窥得一方墙外的世界

阁楼的地板踩上去总会嘎吱嘎吱响  那里藏着好多有趣的秘密  比如爸爸的木吉他  和奶奶的樟木箱 

后来才知道原来不止我家院子里一棵玉兰是先开花才长叶子

桑树不结果是因为爷爷每年都太早把新叶锯掉

随手挖来的野葡萄又刚好被我种在了栏杆下  竟也自己爬了上去  

没人搭理随意疯长  也结些葡萄  刚好够我吃

老橘树每年都开很多香香的桔花  可惜橘子总是太酸

只是可惜  在最后那季枇杷成熟之前  老宅就被拆迁  

有些留恋  有些不舍  能回到过去的话  我只想告诉奶奶  茶室的那块玻璃

是我打碎的  不是我哥哈哈


他只是在刚刚好那个时候遇见了
一个稍微有那么点点有意思的小朋友
换了谁都一样
谁也不是谁的无可替代
可我只是想告诉你  曾经有那么一些瞬间
让我每每想起来  都无比眷恋

在那些不曾关注的角落里

很多原以为很特殊的人  当你真正去接触的时候

你会发现  它们也只是在以自己的方式

普普通通的生活着

这世界上  总是开心的人  要比不开心的人多一些

我们也许互相不理解

但是相互微笑  这样就很好

我如果一直就只是这么做他眼中的一个小孩子

我会自在很多的